红楼梦:千万不要小看尤氏,她是真正的人生赢

红楼梦:千万不要小看尤氏,她是真正的人生赢

时间:2020-02-11 12:07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《红楼梦》里美女如云,个个大放异彩,就是媳妇,吸引眼球的,也是恍若神仙妃子华丽异常的王熙凤。对宁国府当家女主人尤氏,很多读者都不大留心。

其实千万不能小看了尤氏,红楼主要人物里,都或多或少地犯过一些错误,可是尤氏,她做事处处分寸拿捏的刚刚好,这是相当了不起的。

贾府众多的媳妇里,尤氏手里的确没有什么牌可打,比如论娘家,看看人家王夫人、凤姐有显赫的娘家,王子腾后来一直升到九省都检点,是实实在在的四大家族绝对的权威代表人物;李纨的父亲是国子监祭酒,官虽不高,也是受人尊敬的书香门第,娘家婶子和两个堂妹还时不时地来陪她住上一段时间;邢夫人家里门第不高,可也有四个兄弟姐妹,而且娘家的财富都掌控在邢夫人的手里。尤氏就不同了,父母双亡,有一个继母和两个妹妹并无血缘关系,除了这三人,貌似尤氏娘家没有人了,而且尤氏嫁给贾珍也应该有些年头了,没有生下个一儿半女,不生育,可是封建社会大家族媳妇的大忌,根基不稳啊。

事实也证明尤氏在宁国府的艰难,丈夫贾珍和儿媳秦可卿爬灰的丑闻弄到人尽皆知,和继子贾蓉对自己的两个妹妹尤二姐尤三姐行聚麀之诮,这都证明,尤氏在宁国府的地位堪忧。

尤氏是处境不太好,那她是不是只能逆来顺受,无所作为呢?还真不是。尤氏至少有三处展示了她的智慧和能力,并赢得贾珍和贾蓉的尊重。

一、秦可卿丧礼的罢工

秦可卿的死让族人都有些纳罕,曹雪芹这个“纳罕”用的好啊,为啥呀?不正常,死的突然呗。高明的张友士都说了,这一冬是没啥要紧的,过了明年春分,就可望痊愈了。这下可好,刚入冬,人突然就没了。

《红楼梦》十三回是经过曹雪芹删改过的十三回,修改前的回目叫做“秦可卿淫丧天香楼”,脂砚斋告诉我们,天香楼遗簪、更衣等四五页的内容被删去了,可是第七回的焦大醉骂还在,焦大口里的爬灰指的就是贾珍和秦可卿的丑事,画梁春尽落香尘,联系上淫丧,不难猜出,秦可卿差不多是隐情被撞破,无颜面对族人才将自己吊死在天香楼上的。

秦可卿死了,是非正常死亡,公公贾珍哭成了泪人,不过三十岁的年纪都柱上拐杖了,可见伤心到何等的境地,奇怪的是贾蓉也不见了,他一个青年公子,媳妇儿死了,伤心不说,身体至少不比他爹差吧,怎么贾珍忙到不可开交,做儿子的不给亲爹分忧呢?贾珍也不给他派什么差事,当然了,给儿子戴一顶绿帽子,还指挥人家干活,贾珍这是不好意思呀。

和贾蓉的避而不见不同,尤氏的反应很耐人寻味,说是犯了旧疾,睡倒在床上不能理事。要说身体好,贾府里的这些媳妇没有一个能比得过尤氏的,偏偏这时就病了,中国文化很有意思,得病,这是一门艺术,无论是庙堂之高,还是高门大族,不学会“得病”这门手艺绝对不行。尤氏这病得得好啊,把自己恶心了还得上赶着帮忙,也太欺负人了;既然是“病了”,贾珍这边也用不着不好意思了对不对,面子问题也解决了不是?这理由冠冕堂皇的很;再有对家人上下都好交待,就算有人明知内里蹊跷,不过心照不宣,桌面上反正可以堂堂正正的说过去。

尤氏这个病程相当的长,秦可卿49天的停灵加3天大殡,五十多天的时间里,尤氏表演的不错,连王熙凤都时不时地关照她细粥精致小菜。只是秦可卿丧事一完,尤氏立刻活蹦乱跳了。这胃病旧疾够神奇的,没听说过谁胃疼一直疼五十多天,还不用请大夫的。

二、独艳理亲丧

儿媳妇的丧礼尤氏把眼一闭,《红楼梦》六十三回,就在贾宝玉过生日的几天里,公公贾敬暴亡的消息传来。家里的绝大多数男女主子管事都远在皇陵,大丧当前,家里主事的只有尤氏,能腾挪的空间很有限,但是她连做四件事,可以看出尤氏的才干和魄力:

一是立刻命令将所有的道士都锁起来,干嘛呀?等贾珍回来一一审问清楚。因为贾敬的死因不明啊,尤氏承担不起也无法承担这样的责任。

二是请太医看视贾敬的死因,当然,人都死了,找太医还有什么用。当然有用,这是尤氏在利用毫无利益关系的第三方给出判断,这是对公公贾敬负责,对丈夫贾珍负责,也是对家族的负责。

三是调动家族其他房的贾、贾珖、贾珩、贾璎、贾菖、贾菱等人,有去皇陵给贾珍报信的,有在铁槛寺安排停灵事宜的。尤氏能做到一呼,族人应声来助,证明尤氏平时做人的到位。

四是将继母尤老娘并两个妹妹接来看家。

万事不备的情况下,尤氏安排调动的井井有条,就在贾珍贾蓉快马回京的途中,和尤氏派去的贾贾珖等人碰上,原来是尤氏怕贾珍父子回来,老太太身边无人,这二人是护送老太太的。贾珍一听,赞不绝口,称赏不已,又询问二人家里是如何安排的,得知原委后,贾珍连称了几声“妥当”。从此时,在贾珍心目中,尤氏的能力、分量得到确认,对尤氏,他存了一份尊重。

这一点在七十五回得到了很好验证,贾珍派侍妾银碟表达要请尤氏一起吃酒、吃晚饭,尤氏拒绝了,表明自己要去陪老太太,没空。谁知贾珍自个在家安排杀猪宰羊,直待尤氏从荣府回来,夫妻二人和侍妾们才吃酒团圆了一番。这个过程情节让我们不敢相信这会是那个纨绔、心狠和说一不二的贾珍做出来的,他干嘛要看尤氏的脸色显得如此的温情呢?要解释理由的话,那就是尤氏一定有值得他尊重的地方。

三、以退为进,应对王熙凤大闹宁国府

贾琏在贾蓉的撺掇下,在贾珍的支持下,偷娶了尤二姐。这事尤氏是有担忧的,但贾珍贾蓉各怀鬼胎,贾琏被尤二姐的美貌迷住,更关键的是继母和妹妹在这个问题上十分的情愿,并不征求尊重自己的意见,以为攀上了贾琏,终身就有了依靠。毕竟不是亲生母亲妹妹,而且以尤家现有的条件,尤氏并不好多管。

凤姐这一关难过,这在贾琏和包括宁府所有人心中是非常清楚的,凤姐怒气冲冲进了宁府,贾珍一溜烟的躲开了,留下尤氏和贾蓉顶雷。凤姐上来就给了贾蓉两个耳光,这个兔崽子该打,他鼓动贾琏娶尤二姐是有自己的私心的,至于后果他没考虑那么多。尤氏不同,这件事她是被动的,几个人各自打着各自的小算盘,各有各的诉求,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,她拦不住,说了也不算。现在王熙凤找她算账来了,她作为尤家的长姐,宁国府的女主人,凤姐做什么她都得接招,无论凤姐如果对待她,她都得承受。

王熙凤何尝不懂得这个道理,没有贾珍的支持,这事根本就不可能促成,她见了贾珍,不过是冷言一句: “好个大哥哥,带着兄弟们干的好事!” 贾珍命备马出去,凤姐并没有继续纠缠,为什么呀?凤姐自己其实并不理直气壮,她自己无子,却不允许丈夫纳妾,因为她的妒,贾琏才偷娶,更关键的是凤姐动用司法,这事贾珍心知肚明,因为在察院问罪下来后,贾珍就说了: “我防了这一着,只亏他大胆子。” 这个“他”,当然有所指,只是当下贾家的势力和王家无法抗衡罢了,只得吃了这个哑巴亏。

王熙凤和贾珍都是聪明绝顶的人,不会为此纠缠,捏柿子只挑软的来,尤氏只得顶缸。凤姐是又哭又骂,鼻涕眼泪的抹了尤氏一身,把尤氏揉搓成一个面团,尤氏让其撒够了气,过足了嘴瘾。说出了一句让凤姐最高兴的话:打官司的银子500两一会儿就打点好给你送过去。然后提出来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:妹妹尤二姐拜长辈见天日的事还请凤姐周旋。

尤氏表面上是受了委屈,但她是真正的赢家,至少达到了四个目的:

1、赢得了贾珍和贾蓉的感激;

2、赢得了上下的同情;

3、赢得了妹妹尤二姐的名正言顺;

4、赢得了凤姐的好感。

凤姐是个胜利者,可是她的结局告诉我们,她费尽心机给尤二姐下的这盘大棋,恰恰是她留下后遗症最多的一次,当一切真相大白之后,贾琏毫不犹豫地将她休弃,因为就在尤二姐的灵前,贾琏发誓自己一定会为她报仇。

尤氏手里的确没有什么像样的牌,在自己能回旋的有限的空间里,尤氏做人做事可圈可点,她极孝敬长辈,对丈夫基本采用放任的态度,从无任何的醋意,如果不是她足够能隐忍,就是她从来就不爱贾珍,但关键时刻,她从来都不躲避,承担自己甚至是贾珍的责任,赢得贾珍的感激和尊重。对家族同辈,她是大嫂子,三品诰命夫人,可她没有架子,对任何人都平等相待,温柔谦和,所以她才能在贾敬丧期可以调动全族之人。对下她非常宽和,她包容惜春,包容贾蓉,甚至对一些丑事充耳不闻,这不是软弱,是宽厚、是智慧。

就拿处理夫妻关系来说吧,比较凤姐的越来越糟,尤氏反倒是越来越好。尤氏的做人做事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思考和学习借鉴。